>

定期接收Babyseed育儿周报,请输入您的Email

恭喜!您会定期收到免费的babyseed育儿周报!

3秒后自动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babyseed首页 > 育儿知识 > 备孕期 >正文

90后大学生车站收养刚出生弃婴

关键词: 备孕期保健常识

babyseed  发布于 2014-8-25 责任编辑:天使宝贝506 看过

刚满20岁的龚浩当起了“奶爸”,为这个孩子的去向奔走。他在日志里自嘲“脑子坏了”,却得到了网友们众口一词的支持与感动。

  1992年出生的大学生龚浩,把他去北京看同学结果在车站稀里糊涂捡到一个仅11天大弃婴这一经历,在一篇被广为转发的网络日志里形容为“绝对是人生最亮的事情”。
  
  龚浩的日志里,记录了6月19日捡到孩子的经历,21日,这篇长达4000字的日志被大量转发至微博和天涯社区。
  
  三天来,刚满20岁的龚浩当起了“奶爸”,为这个孩子的去向奔走。他在日志里自嘲“脑子坏了”,却得到了网友们众口一词的支持与感动:“这个社会就是需要这些‘脑子坏了’的人来照亮。骚年(少年)你是好样的!”目前,龚浩正在和当地公安部门交接,孩子将送往福利院。
  
  北京车站捡到孩子
  
  6月19日中午,龚浩从天津乘车前往北京看同学,在车站一家快餐店吃饭时,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少妇匆匆走来,对龚浩说了一声“帮忙看一下”,龚浩还没反应过来,少妇已经走了。
  
  一个小时后,龚浩才在婴儿的哭声中醒悟过来:自己是遇到抛弃婴儿的人了。“孩子哭呀哭,几乎要让我崩溃了。”但龚浩最终没能找到孩子的母亲,对方只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就消失了。后来在与这个女子断断续续的通话中,龚浩了解到,孩子出生于6月9日,“自称孩子生母的女人一直跟我联系,但是语义中颇多缺漏,她一直委托我监护,哀求说最后两天,但却一直没有准确消息”。
  
  周围无人肯施援手令龚浩心寒,“两个热心的阿姨,一直在指挥我,却始终不肯碰孩子”。更令他大受打击的是,铁路警察拒绝接收婴儿,认为他与孩子母亲“达成了临时监护协议”,还让他“找学校,学校会帮忙的”。
  
  备案和留下身份证号码后,龚浩被稀里糊涂地送上了动车,“第一次免费享受了铁道部的服务”,刚到北京又返回了天津。
  
  弃婴留宿男生宿舍
  
  回到学校,龚浩得到了系里同学和做家教时认识的一个家庭的热心帮忙,给孩子买了必需品,在医院做了身体检查。
  
  抵达天津的第一夜,孩子是在龚浩的男生宿舍里度过的。孩子给年轻的龚浩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跟父母打了将近三个小时电话,交代这事,妈妈提出好几次要当晚飞过来,爸爸近乎是骂了我两个小时,说我没脑子……”。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我还需要看管几天,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龚浩写下这篇日志并呼吁转发的初衷是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20岁的他在日志题目中把孩子称之为“我儿子”,还乐观地调侃说,“觉得同学们起的龚业工程的名字不错,暂时就叫他龚业工程吧,反正要么叫龚蛋疼,要么叫龚腾新一……。
  
  记者21日下午联系到龚浩所在的南开大学滨海学院办公室的梁老师,后者证实了学院信息管理系学生龚浩捡弃婴并带回学校暂时照顾一事,并透露:“此事正在处理中。”
  
  21日晚9时14分,龚浩再度发布日志通报孩子近况,在派出所待了一个下午走正式流程报案后,又送“龚腾新一”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有轻度肺炎,需要住院一星期。
  
  龚浩称,孩子已被定义为法律意义上的弃婴,出院后会前往福利院。

添加到收藏夹 来源: 凤凰亲子网 

育儿达人秀更多

相册专辑推荐

兜子园正在讨论